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小修行西斯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小修行 665 西斯

唐天川继续说话。

说过了兽神,说过了兽炼,也说过了兽人,最后面对潘五:“你是成功了?”

潘五想了一下:“你以为我现在是被野兽占据了身体?”

唐天川说不是,又说:“你能修炼出来元神,可是在老师的教导中,也是有人修炼出来过元神。”

潘五想了一下:“你上次不是说没有么?”

“我不知道,我没见过……老师也没见过,但是老师说有。”唐天川想了一下又说:“这是我们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为什么凶兽会很容易修炼出来元神,我们修行者却是很难?”

潘五思考了一下,忽然有个很大胆的想法:“是不是因为灵地?”

在天机阁的阁楼中,在灵地上,潘五感到无比舒适,体内俩元神也是特别活跃。而离开这种地方之后,比如在大海上,俩元神就会懒惰一些。

唐天川点头:“我们也这样想过,所以不论灵地有多危险,修行到九级修为以上的修行者都要去一次。”

说着话看向天机阁方向:“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要在山壁之上修建房屋?不然,我们为什么在大海之中安居家园?”

说到这里,院子外面走过来一个清瘦中年人,隔着篱笆墙看潘五,却是询问唐天川:“怎么样?”

唐天川摇摇头:“刚开始说。”

那个中年人想了一下:“需要帮忙么?”

唐天川又是摇头。

中年人多站了一会儿,才慢慢离开。

潘五有些好奇:“他是?”

唐天川沉默片刻:“大限将至。”

简单四个字,尽说人生的无奈。修行再高又如何?哪怕是九级巅峰,随时可能进入大圆满境界,却是又能如何?

终究逃不过一个死字。

潘五想了一下:“咱们岛上年纪最大的多大?”

唐天川想了一下:“一百三十多岁。”

“还活着的呢?”

唐天川点头:“长老堂后山有一排房屋,吕祖。”

长老堂后山?潘五问:“是后门吧?”

唐天川想了一下:“可以这么说。”

从那里经过几次,永远只看见一个人,潘五又问:“总是再雕刻木头?”

唐天川笑了一下:“你应该见过他。”

潘五皱眉道:“年纪最大的才一百三十多?”

“而且是八级修为。”唐天川笑道:“吕祖是告诉我们,想要长寿,未必需要很高的修为。”

“不算他呢?”

“不算他的话……就是刚才你见过的。”唐天川出了一下神:“他活了两个甲子。”

“一百二十岁?”潘五有点不敢相信:“不对吧,普通人也有活过百岁的,咱们是修行者,身体到处都重新修炼过,咱们是体修,身体特别强壮,怎么会只多活二十年?”

“二十年?你想多了,大多修行者都是在一百岁左右死掉,跟普通人比较,咱们实在算是长寿。”

是啊,普通百姓活个六七十岁就算老人了,咱“由于国民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们活到一百岁还是龙精虎猛。

只是吧,潘五还是有点不愿意相信,辛苦修行一辈子,只为了多出几十年岁月?

唐天川看了潘五好一会儿:“能够修炼出元神的凶兽都难逃一死,何况我们?”跟着补充道:“你以为修炼就能延长寿命?”

潘五啊了一声,瞬间想起很多事情。

修炼者的身体比普通人遭受过更多伤害,比如没完没了的修炼,还有没完没了的打斗。炼器师炼丹师要一辈子跟炉火过,不知道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哪怕普通修行者,只要一直有吃丹药,就是一直在吃毒药。

还有,很多体修能够增强骨骼和肌肉,可是各种脏器呢?再厉害的高手也不可能把心脏修炼成钢铁一样……

如此想上一会儿,潘五忽然笑了:“咱们这么折腾自己,能够多活几十年已经很不错了。”

唐天川沉默半晌:“对于你来说,修行就是延长寿命,而对于我来说,更重要的是传承。”

潘五被这两个字吓住。

但凡涉及到传承的,大到国家大业民族命运,小到各家各户的传宗接代,总是带着很多悲剧色彩。

想到自己没有结婚,这是没有背负起传承的重任……

唐天川接着说话:“我也是要死的,所以你不用担心,虽说也是想多活几年,可是传承更重要。”

潘五接话道:“不是传承给我吧?”

唐天川被逗笑了:“想什么呢?”笑了一会儿才又说话:“我希望天机阁会一直存在,集合数代人的努力,一定要修炼出来元神,让天机阁,也是让修行者能够看见我们这些人看不见的世界。”

潘五摇头:“唐师,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就听不懂了。”

唐天川想了一下:“你有元神,我和你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让你告诉我,到底是如何修炼出来元神的,拥有的元神是什么样的感觉。”

上次见面,唐天川就是说出目的,这次重复一次。

潘五想了一下:“我想问一下,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咱们天机阁不算,外面世界还有没有高手?”

“有,而且很多。”唐天川平静说道。

“不抓他们回抽屉面板被剥落来?”

唐天川好奇看向潘五,看了好一会儿说起别的话题:“你知道大海深处么?”

潘五点头。

“如果说大海深处也有和我们一样的国家,你信么?”

潘五怔了好一会儿:“百思倒是说过他见过鱼人,还被鱼人打伤过。”

唐天川长叹一声:“这个世界很大,大的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即便是天机阁,对这个世界的所有了解,也不过是坐井观天。”

说到这里,唐天川起身:“你回去想一想。”

潘五本能问话:“想什么?”

唐天川愣了一下,好好看了潘五一眼,重复道:“你回去好好想一想。”转身回房。

潘五一头雾水站在院子当中,唐师让我想什么?

发了会儿呆,正要离开的时候,刚才的清瘦中年人又回来了,慢慢走着,神色平静,看见潘五轻轻一点头,继续朝前走。

那个人一百二十岁了?潘五多看几眼,大步回去天机阁。

唐天川说了很多事情,起码让潘五知道了自己是怎么回事。

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来到天机阁,不是遇见唐天川,潘五就是想一辈子也不想不明白身体里的元神是怎么回事。

好吧,现在知道了,那条大鳄神其实没死,死的是本体,它的元神还在……只是为什么要藏起来?

潘五忽然有点不安感觉。

如果说大鳄神的兽炼是成功了,自己不是应该被它控制么?

脑中出现控制两个字,潘五更多了一些忐忑,也是更多了许多胡思乱想。

应该是兽炼时发生意外,大鳄神的元神受伤过重,只能勉强帮助自己炼体,然后就分散元神耐心休养。

等自己变强了,它也变强了,可以随便出现……然后是不是要杀死我的元神,占据我的神念,从此杀死我,留下一具身体给它使用?

这种念头就不该有,出现之后,潘五就没有停止胡思乱想。

不想不行啊,身体里有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并且特别厉害的元神,随时有可能替代你……

因为在乱想,走路时乱了方向,迷糊着一通走,竟然来到炼器堂。

看着关闭的院门,潘五想了好一会儿,跟着又想起个问题,唐天川知道自己体内有元神,但是不知道鳄神的元神,我是不是要继续隐瞒下去?

隐瞒的话,鳄神元神要是杀死自己的元神怎么办?不隐瞒的话,唐师知道鳄鱼元神的存在,是不是会有别的想法?

不怕有想法,就怕有坑害自己(四)强力推进 三年大变样 的各种行动。

他在这里站着,院门忽然打开,走出来一名灰衣青年,看见潘五后一愣,跟官方还发布了一张宣传图着小跑过来:“先生,师傅正要找你。”

这个人有些眼熟,潘五随口回声:“师傅?”跟着想起来这个人,便是问话:“有事?”

那人是知荣手下帮忙的几名弟子之一,见潘五问话,赶忙恭敬回话:“师傅很着急,让我马上请你去。”

潘五想了一下:“你带路。”

两个人进入炼器堂,在里面一通走,再次回到那个房子中的大房子。

知荣在做笔记,刷刷刷写的飞快。

那弟子进门后恭敬回话,知荣竟然没听见。

等了一会儿,那弟子提高声音说话,知荣才发现到潘五,丢下笔,拿把利刃走过来:“快,放血。”

潘五很无奈:“老大,你着急喊我,就是为了放血?”

“一直在等你,今天才知道你回来了。”

潘五苦笑道:“我昨天才下船。”

“是啊,所以我今天才知道你回来了。”知荣拿过来玉碗:“快。”

那弟子进门后恭敬回话,知荣竟然没听见。

等了一会儿,那弟子提高声音说话,知荣才发现到潘五,丢下笔,拿把利刃走过来:“快,放血。”

潘五很无奈:“老大,你着急喊我,就是为了放血?”

“一直在等你,今天才知道你回来了。”

潘五苦笑道:“我昨天才下船。”

“是啊,所以我今天才知道你回来了。”知荣拿过来玉碗:“快。”

西宁医院妇科
济南包皮过长治疗费用
南昌男科不孕不育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