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随身带个侏罗纪第二章误会建设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6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二章 误会 建设

旁边看着像是买牛的那个农村大叔就想息事宁人:“算了算了小黑,他爱买就卖给他好了总成本比上个榨季的1560元增加248.88元,咱们再看一头去。”

小伙子还是不乐意:“这不是一头牛的事儿,买卖总有个先后,都像他这样,市场以后还能叫市场吗?我们还怎么管?”

一听到这话,燕飞就不由想起了在市里卖瓜时候,遇到的那几个来捣乱的“市场管理处”的混子们,顿时脸色就阴沉了下去。

只不过本来他也没想搭理小伙儿,而且是在家门口,不想惹事。虽然不乐意,可还是没吭声,只一门心思在和牛缰绳较劲。

这头小牛犊一看就是临时拉出来卖的,那缰绳就是随便找的一草绳,又粗又糙。刚才几个人又是拉又是扯的,这绳子就彻底成了死疙瘩,解了半天,一身力气浑没半点用处,根本不见有解开的迹象。

周围的人看着要闹僵,也都劝这个小伙。旁边站的那卖牛妇女看着也不像装的,现在虽说农村人平时吃喝不愁,可真用钱的时候都知道难处,于是就劝小伙儿算了。反正市场上这么多牛不是,慢慢再找就是了。

小伙儿看燕飞低着头也不搭理他,一脸气急也没办法,开口道:“那行,这牛就卖给你了。你拿二十块钱出来算了。”

他说话说得别扭,燕飞解了半天绳子也郁闷无比,以为在市里的一幕又要上演了,顿时就火了:“凭啥给你二十块钱?”

小伙儿脖子一扭:“买牛了你不给钱,赶紧拿钱来,别耽误事儿了。今天这事儿够让着你了!”

燕飞停下手,扭头看了他一眼,也不说话,退了半步,然后一脚就踹在了这根拴牛的木桩子上。

“咔嚓!”

碗口粗的木桩顿时就从根部彻底断开了,把小牛犊都吓得一窜。

这拴牛的木桩子虽然在这里风吹日晒雨淋,特别是根部挨着泥土的部分都有点朽了,可毕竟是实实在在的树桩子栽下去的,也不是谁都能这么一下就踢断的。

周围的人顿时就是惊呼议论,却都是小声,不多说什么了。

燕飞沉默着伸手拉起缰绳,将绳子从断掉的地方捋下来,伸手安抚住躁动的小牛犊。

“小飞,这是咋了?看中牛了吗?”庞发从人群外边挤进来,看着这里周围的人和场景,急忙开口问道。

“小发哥,你过来评个理。我们都谈好的牛,让他给抢着买了,我们都没说啥。这让他交钱还不交,还把这桩子踢断了,你来给说说,今天这事儿到底谁的不对?”那个叫小黑的小伙儿一看到庞发,还没等燕飞开口,就儿子是在模仿爸爸。先喊了起来。

庞发先是一怔,对着小黑说了两句,然后拉过燕飞,问问他是怎么回事。

很快庞发就笑了起来:“你也不是没来过,怎么不知道这规矩,二十块钱是手续费。”

听了庞发的解释,很快燕飞就明白自己是搞错了。

这市场上整天都是牛马成群,为什么能这么干净?那些牛粪马粪的一堆堆也不会自己飞,还不是这市场管理的人找人清理的?

还有就是,这牛马驴大型的牲畜,只要交易就是几百块几千块的买卖,在乡镇这地方,就是大的不得了的买卖了。市场管理处就有用了,他们负责出个证明,留个底算是个凭据,免得日后出现纠纷。

“小黑哥,这个,我也不知道规矩,给这是二十块钱,麻烦你了!”燕飞知错就改,掏出钱就给这小黑道了个歉。

都是一个小镇的,只要不是故意找茬的,一说开就没什么大事儿了。而且刚才庞发还偷偷说了,这个小黑,就是那个带着人牵着狗,夜里“帮”燕飞撵兔子的那黑子的亲哥。燕飞一听就乐了,就冲那几只兔子的面子,刚才的那些不愉快也该烟消云散了。

小黑是整天在市场上的,也不是一根筋走到底的人,摆摆手没接他二十块钱,笑着说:“你早说你是燕飞嘛,早知道是你就没事了。今天这单你来了算免费,我这就去办手续。”

说着就要往外走,看着周围人,想想可能觉得自己就这么明目张胆的以权谋私,有点不合适,就笑着对周围人说道:“你们知道这谁吗?去年咱们这儿抓的那仨偷牛贼,就是他独自抓的,仨人一个没跑,还残废俩。牛当天就还回去了。县里公安局都给过奖励的小英雄。”

说完他倒是跑出去了,可是燕飞就顿时浑身不自在了。

“呀!这就是抓住偷牛的那个啊,怪不得这么厉害,一脚踢断这么粗的木桩子。”

“这个我知道,还回去的那牛就是我们邻庄儿的,当时还都想着找不着了,家里女人嗓子都哭哑了,没想到当天就找到了。”

“哎呀,没让咱碰上,要不也去霍华德非常接近被交易至洛杉矶湖人(微博)踢两脚解解恨,这偷牛的太可恶了。”

“小英雄厉害,听说那俩残废的都挺惨,算是给咱们出气了……”

“是啊是啊,要不是他不定还得丢多少牛呢……”

周围议论纷纷七嘴八舌的,燕飞真是难受得不得了,还不得不给周围人回答自己为什么要买牛,当时怎么就碰见了贼,如何知道他们是偷牛的等等。

也不怪大家热情,想象一下,那帮偷牛的要是没被抓住,肯定会继续偷下去,谁知道他们偷多少的时候才会被抓住?

农村养牛不容易,不论是孩子上大学还是家人得重病,说不得都靠这头牛了。不夸张的说,这时候一头牛有时候就是全家人的命。如果那些偷牛贼继续干下去,在场的人说不定就会有人被偷,只要想想自家的牛被偷走后会是什么惨样,就别说有没有心情在这里看热闹了,估计要死要活的都有。

好在小黑很快就过来,拿着个本本登记好了,除了记下买卖双方的名字和家是哪儿的,还简单写了几句比如几个月的牛犊,大约有什么特征之类的东西。

然后双方都按个红彤彤的手指印,再找个中人兼公证人兼保人也按个手印,这交易就算完成了,算是立下凭据不得反悔了。

完成之后燕飞又表示了一下歉意,桩子还给人家踢断了呢!好在既然说开矛盾了,这点小事也就不在意了,无非是找个人再挖个坑,把断下来那半截再埋下去就是。

和庞发一起又来到牛市边上牵着刚才那头牛犊,两个人就回到了养牛场里。

此时原本显得阴森破败的院子里,正热火朝天的施工。

马永明带着人在帮燕飞盖牛棚修房子,包括喂牛的食槽也一并用砖头盖了。本来这东西也有木头做的,不过带着施工队何必再找人做,一块儿建好就是。

“明叔,我刚才想起了个事儿,这个鸡棚就不用拆了,我家里还有几只鸡回头也带这里来养着,还有两条小狗,那就不用什么狗窝了,到时候随便跑就成。对了还得弄个大点的饲料棚,还得修个地坪,到时候我到老马那里买点酒糟喂牛用。”燕飞看着工人们要拆鸡棚,赶紧过来阻止道。

“那行,这个鸡棚先放着吧!我说小飞,你这到底是养牛还是养鸡,要不要再弄个猪圈,养几头猪啊?”明叔看燕飞还要养鸡养狗,忍不住就多说了燕飞一句。

结果他一说完,燕飞突然眼睛一亮,一脸惊喜:“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猪什么都吃,也好养,你给弄个猪圈吧!一会儿我就去买几头小猪来。”

明叔目瞪口呆,庞发和周围工人顿时就都笑了。

燕飞是真的想养猪了。

因为他想起来海岛山洞里的红薯了。那么多红薯,肯定得想办法处理了,扔了可惜,不扔吃不完,正好可以喂猪啊!

因为红薯这东西淀粉高,喂牛是不能多喂的,不然牛消化系统迟早出问题。猪就无所谓了,有红薯喂那是长得飞快。这红薯都快成燕飞的心病了,这下有了处理的办法,简直是心头大快!

“发哥咱们俩再跑一趟吧,趁着集市没散我去赶紧买几头小猪来。对了,明叔,需要用水泥砖你先给关键词:Xbox360买了就行,回头我带工钱一块儿给你算啊!”拉着庞发就走了。

留下明叔目瞪口呆,半天才反应过来,哭笑不得的在院子里找地方盖猪圈了。

都是自己人,燕飞也不怕明叔多要钱,正儿八经是帮忙的。不然这么点小活儿,人家好歹是小老板的,能在这里帮忙盯着,还得帮自己想着怎么建合适。到时候至少请吃顿饭也是要的,要不然不说他一个人干不了这么多活,就是以后找人家帮忙都没法开口了。

燕飞的心大着呢,这么个小院才能养多少牛,以后总要继续盖牛棚的。

(记录这个大悲剧,下午停电了,这都是N天前的章节,我正在检查错字,断电了,就那么一下,不知道怎么回事全没了,又重新花了一个多小时回忆着写出来的。早知道当初直接都传后台了)

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

北京治疗包皮包茎哪家好
乌鲁木齐宫颈糜烂
长治前列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