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封魔之洲第六十七章芥子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封魔之洲 第六十七章 芥子

之后便轮到了吴恙对战林毅。开局前林毅对吴恙说道,“终于轮到我和你对战了,还请你全力出手,不要留手。”林毅说道。

“……”吴恙点了点头。

开局之后,吴恙依然依靠着身法和入微境界闪躲着林毅的攻击,但林毅的攻击个楼韬不同,林毅的攻击更加犀利和快速。

吴恙发现自己不得不使用残月剑格挡林毅的攻击,不过吴恙发现这倒是一个他联系步法和提升境界的好机会,吴恙一边格挡着李毅的攻击,一边不停的转换着位置。吴恙发现自己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林毅的攻击对吴恙来说也越来越慢,慢慢的吴恙在躲避林毅攻击的同时还可以顺势拨开林毅的枪弹开他的攻击。

林毅慢慢的感觉自己的攻击越来越费力,而自己的攻击好像打在了流水上一般。

面对越来越吃力的林毅,吴恙则越来越轻松而且也不可能照顾到背后,他挥舞的剑上慢慢的附着了剑意,他的剑仿佛变幻成了一千把,一万把,但他的攻击好像是一万把剑同时击向一处一般。

每一剑看似云淡风轻,如歌如舞,却每一剑都让人回味。这边是属于他自己的剑意。

“看来胜负已分。”石院长说道。

在管理体制、制度建设、平台搭建即核电项目公司建设等方面加大推进力度 “对啊,真让人羡慕,这么小的年纪竟然学会了剑意,领悟了剑法芥子的境界。”穆长老在一旁唏嘘道。

进入了芥子境界后,林毅发现自己的感觉完全被吴恙掌控在手里。没过一会,林毅便选择了认输。

这时的吴恙正练习到了兴头上,但吴恙很快就认识到这比赛的时候拿别人来练习是一件不礼貌的事,忙道歉道“抱歉,林毅,毕竟刚刚的状态如果错过了,我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突破,我并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

“我理解你,但我实在有些累了,所以才认输的,祝你拿冠军。”林毅笑道。

就这样,吴恙成功的晋级了四强。今天的比赛也到此为止了,吴恙的下一个对手是来自星辉帝国皇室的金瀚,云雨则对上了秦岚。

“太好了,恙恙,只要你击败了金瀚我就可以直接将冠军的位置让给你了。”回房间后云雨说道。

吴恙自然知道云雨不可能输,无聊是功法还是修为云雨都远胜于其他的选手,拿冠军是毫无疑问的。可吴恙要击败金瀚实在不容易,虽然剑法进入了芥子境界,但他实在还是没有什么把握。

晚上,吴恙一直在修炼,其实无论是修为或是功法上的突破,吴恙都有把握可以击败金瀚。

整整一晚,吴恙都没有一点突破,“难道想赢只能动用魔法了吗。”吴恙暗暗想到。此时的吴恙越来越抵触使用魔法,不在真正必要的时刻使用魔法只会让吴恙产生依赖心理,一旦这样这对其灵力的进步是很没有好处的。只有逼到极限才有可能最快的突破。所以即便吴恙一整晚都没有突破,他仍然愿意去直面金瀚,毕竟为止的才是最有趣的。

次日的第一场便是吴恙对上金瀚。吴恙拿着残月剑跳上了比武台,金瀚持着长枪也走上了比武台。

“走到这一步,你也确实不容易了,也差不多可以休息了。”金瀚说道。

“彼此彼此呢。”吴恙回答道。

这次的吴恙打算采取主动进攻的形式,瞬身到了金瀚的身后,火凤舞,有凤来仪,左手成印,翻山印,覆海印两印连出。

火焰如同真凤在空中漫舞,这一剑无比华丽。吴恙的目的就是让金瀚觉得前面一剑才是主要的攻击,而真正最强的攻击实则是最后的覆海印,前面两击相对来讲都是比较无力的,而且一击比一击无力。

金瀚的长枪上闪着金光,轻松的接下了吴恙的剑,和第一印,可是接到第二印的时候,金瀚确实大意了,出枪过轻导致他被这一印的震的体内气息有些混乱,气血翻涌。金瀚只觉得喉头一甜,但很快又将血咽了回去。

开始吃了哑巴亏的金瀚顿时挥舞着长枪连续的刺向吴恙,吴恙踩着踏云步一一的闪过了他的攻击。

“切,会躲有什么用,真正的力量上的碾压才是王道。”说罢,金瀚挥舞着长枪,将灵力成半月形的斩击的形式斩了出来。

躲无可躲的吴恙挥剑反击,落地后左手马上挥出虽然千年未见,九龙崩拳龙钉。

旋转的巨龙咬向了金瀚,金瀚一枪将其刺破,枪尖闪耀着星光对着吴恙劈来,这时的吴恙并没有躲闪,剑身闪亮这金光,流星落。长枪和长剑相互碰撞,发出耀眼的光芒,宛如星辰一般耀眼。

“星辰武技,有趣,西川大陆应该就我星辉帝国会使用星辰武技,你难道是别的大陆来的。421#”金瀚问道。

吴恙没有回答,挥剑继续向金瀚攻去,枪剑不断的碰撞,比武台上不断的闪烁着星光。这时的吴恙意识到了一件事,来到这个世界,他战斗时都是考虑着尽可能少受伤,来这个世界之后,这是他第一次完全没有把握的去战斗。因为有着强大的魔力作为后盾,他甚至忘记了当年他是怎么一步步成长起来的。靠的就是不惧一切的拼劲。

想通后的吴恙发起的攻击也越来越猛,不断的反震之力将吴恙的虎口震裂。

长枪不断的在吴恙的身上划过,吴恙的长剑也不断的在金瀚的身上留下痕迹,没一会两人便拼的像血人一般。

“哈哈哈,爽,好久没打的这么痛快了,你是个有血性的人,不管今天结果如何,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金瀚说道。

“彼此彼此。”吴恙回应了一句。

金瀚举起来他的长枪,枪尖的光芒犹如恒星一般。吴恙双手持剑,剑身上环绕着火焰,火凤舞,凤凰于飞。凤与凰身上闪耀着火光撞像了金瀚枪尖上太阳般的光芒。

台上瞬间闪烁着耀眼的光,许久,光线消散,火焰如蝶。吴恙扶着剑单膝跪在地上,金瀚扶着长枪站立在比武台上,就当吴恙准备举剑继续迎战之时,金瀚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济南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医院
北京包皮包茎治疗多少钱
南京好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