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霸者何为第章深夜盘算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1-01-16

霸者何为 第784章 深夜盘算

第784章深夜盘算

“雪吟,你和张将军走的太近,还真受张将军影响太大,”想起张九天曾当着雪吟的面说过自己花心,林玄仲觉得有必要替自己辩解一下。

“难道张将军说的不是事实?”雪吟的想法显然没有林玄仲想的那么简单,当林玄仲有意表示自己一身清白时,雪吟反而从相反的方向来确定自己的疑问。

另一边,林玄仲向来不是那种善于撒谎的人,此刻迎上雪吟的目光,林玄仲当即考虑起雪吟的问题,最终的结果是张九天并非虚言,并无可以为自己辩解的地方,所以犹豫半天没能说话。

与此同时,光是看着林玄仲的脸色,雪吟便猜到张九天的说词不假,只是基于一种求真心理,雪吟还想听听林玄仲的亲口回答。

“那倒不是,”在自觉太过犹豫后,林玄仲最终说出答案。而这个答案显然是令雪吟失望的答案,只是雪吟并没有把自己的失望表现在脸上。

“原来强词夺理的还是将军,”轻轻一笑,雪吟将面前的酒杯拿起来轻泯一口,一脸难受的将酒咽下。酒劲很烈,但却合乎雪吟此刻的心情。

安倍内阁行政改革兼公务员改革担当女大臣稻田朋美被提拔为政务调查会长。

“将军难道不是为下面部下不和烦忧,怎么还有心情吃东西?”本以为林玄仲是借酒消愁,但林玄仲却又不急不慢地吃起东西来,还有些品尝的意思,看的雪吟很奇怪林玄仲此刻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不吃饱饭哪有力气处理军务?”说着林玄仲又夹起一块肉吃,另一边还不忘招呼雪吟道:“伙夫的手艺不错,你也尝尝。”说着,林玄仲干脆帮雪吟夹了一块肉。

“多谢将军好意,雪吟却之不恭了,”看着林玄仲那张俊朗不凡的脸,雪吟很高兴林玄仲能亲手给其夹菜,但又很不高兴林玄仲此刻心里想着的是别人。即便明知林玄仲就是张九天说的那种人,雪吟还是对林玄仲有些喜欢。

“雪吟,你不仅长得好看,连吃饭的方式都很好看,”看着雪吟吃着东西石还要用手掩面,林玄仲一边感叹雪吟吃饭的方式与其大不相同,一边称赞起来。

“将军要是喝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吧,”不知为何林玄仲又夸自己长的好看,在为此有些羞涩的同时,雪吟还从林玄仲那直白的目光中发现一丝异色,不免生出几分担心。

“我没醉,”摇摇头,林玄仲又给自己倒满一杯酒,一口饮下,根本没注意雪吟此刻的想法,只是想着若自己真的醉了反而更好,可惜这酒再苦再烈,林玄仲依旧保持着一分神智,而只要有这一分神智在,林玄仲就算不上喝醉,林玄仲眼中的异色只能说是对喝醉的希冀而已,并不是对雪吟有什么想法。

“那将军打算怎么处理扬国降卒方面的事情?”不知道林玄仲是真没醉,还是假没醉,避开林玄仲的目光后,雪吟赶紧转移话题。

“此事还是等我喝完酒之后再考虑吧,”不管方才自己当着众将的面说过的那些话是否起到作用,林玄仲很清楚真正问题的在下面士兵身上,所以明日要做的是安抚士兵稳定军心,至于如何安抚军心才是真正需要考虑的问题。

“将军不怕喝醉了之后一觉睡到明天早上?”

“武修是不会喝醉的。”摇摇头,林玄仲又将一杯酒一口饮下。连连喝下几杯酒后,那烈酒的味道终究变得平淡无味起来,如同茶水一般。

“将军,不如让张大人过来陪你,雪吟实在是不胜酒力。”

“不用,”一壶酒几乎已经饮完,林玄仲觉得喝的差不多,所以转而又对雪吟道:“时候不早,你回去休息吧。”

“那好雪吟先回去休息,将军不要太过操劳,以免影响身体安康,这酒还是少喝为妙,”雪吟答应的很直接,但雪吟要走其实是想让林玄仲一个人静静,并非不想多陪陪林玄仲,所以往外面走的时候,雪吟还不放心的看看林玄仲。

等雪吟离开大帐,营帐里更加空荡,夜已深,营帐外面已没有什么声音,有时候听起来同那从很远地方传来的兽吼之声一样缥缈。

慢慢放下酒杯,林玄仲在军案前盘膝入定,一边运转真元逼出体内酒力,一般想着军中的事情。进入扬国境内已有两天,明日便要经过第三座城,八千扬国降卒的事情不能再拖下去。

当意识慢慢恢复清醒,林玄仲的注意跟着集中在八千降卒的事上。回想两日从化石城与赤峰城经过的情景,两座城内的扬国子民的反应与八千降卒韩国出现4次高浓度微尘现象的状态是林玄仲关注的地方。八千降卒的确背叛了他们的国家,至少在他们自己和那些城民看来是如此,但林玄仲觉得并非是他们想的那样。

如果扬国真的要与夜国联盟,成为像莱国那样的存在,那八千降卒不算叛国,因为联盟之后,夜国不再是他们的敌人,他们的敌人会直接变成青元大国,可惜扬国的人无法轻易放下那些仇恨。

细想起来,扬国平民对夜军的仇恨与自己有很大干系,但林玄仲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什么,只是觉得三十万扬国将士的死的确让两个国家之间结下深仇大恨。那种仇恨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被消磨,但若发展壮大,最后对双方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只会让更多的人死,而且还是优购的新动作不止于此死在青元大国的阴谋几乎世界上所有品牌的车子之下。

回想之前说服阮易等人的用语,林玄仲觉得那样死太过不值,到最后,谁都无法死得其所。与其如此,还不如让所有人把矛头指向无比强大的青元大国,即便要死在推翻青元大国的路上,也总好过互相残杀白白牺牲。

或许自己虽为夜军主将,但依旧是个旁观者,所以才能看的如此清楚,林玄仲知道那八千降卒不想背叛养育他们的国家,只是他们不知道真正的敌人是谁。

除了不想背上“背叛国家”的骂名外,让那八千降卒意志动摇的还有另一个更迫切的因素。进入扬国后,八千扬军更担心的是上面会不会拿他们当枪使,而且矛头对准的还是扬国的人。如果在背上叛国的名义后,还要为敌国效力残杀本国人士,那些人实在无法接受。

另一边,从那些地方人士的表现上看,许多人根本就是无惧生死,所以面对心中的仇敌时,他们可以不顾危险展示出他们最勇敢的一面。平民尚且如此,何况是那八千士卒。

按照林玄仲推想,那八千降卒加入夜军的本意一是为了报答夜军对他们的不杀之恩,二是因为夜军放了他们许多兄弟同僚回去,三是因为他们的命其实已不属于扬国。如果不是让他们对付自己国家,而是跟随夜军一起征讨谷国,那他们即便要被当成枪使,一个个依旧在所不辞。

起初那些人肯定是想报效夜军,但在进入扬国之后,他们的所见所闻又让他们记起与夜军之间的仇恨,甚至开始怀疑夜军让他们出征的用意。在想到他们的兵器很可能要对准自己的国人后,一个个自然而然地犹豫起来,相互影响之下,只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犹豫是否继续留在军中,还是忘恩负义的逃走。

两种选择都让他们觉得无比为难,但一个个又无法决定各自的命运,现在上面又没有向他们保证不对扬国动武,他们又怎么能不怀疑自己的选择对错。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经过的城池越多,那些扬国降卒的疑心越重,时间一长,只会导致他们逃营或是在扬国方面交战时倒戈相向。

若是受到那八千降卒影响,不管有无死伤,新军的士气一定会大大降低。在想到这个层面时,林玄仲除了越发觉得阮易分兵的计策高明外,也想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如果那八千降卒真的留不住,那只有按照扬石风之前的建议来做,或杀或放,总之,一定要趁早解决问题。

事实上,林玄仲并不想杀那些人,而且还想着放那些人走,但林玄仲需要一个可以让那些人不再与夜军为敌的办法。考虑到齐姓将军等人的说法,林玄仲担心直接放走那八千人会引起方曲音等一众夜军将领的质疑,所以那个办法很难想,结果想来想去又想到当初说服阮易等人为自己效命的事上,或许可以用同样的方法留住一些人。

在产生留住那些人的想法时,已到深夜,那盏油灯在灯油快要烧尽的情况下火苗忽强忽弱的跳动起来,林玄仲的考虑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在一片寂静的环境中,林玄仲的思绪飞速转动着,不停地就如何留下那些扬军考虑着,直到最后得到满意结果。

福州医院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广州治疗阴道炎费用多少钱
成都龟头炎治疗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