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官方救世主第一卷急急如律仙侠世界第四十六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官方救世主 第一卷 急急如律 仙侠世界 第四十六章 奸夫淫妇

月影西斜,星罗棋布。

依旧是香堂的后山密林,依旧是喜春引路我尾随,当然,这一次跟来的还有天池。

怎么说服喜春的?忘了我曾经劝得传销头目做鸭子的传说了?对付喜春这样的小天真还不是手到擒来。

我说冷门的人擅长挖坟盗洞,春冰儿被困在石壁之中,我带天池来研究一下地形,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把她挖出来,喜春一听之下恨不得把冷门七千人全带进去。而且经由我这么一说,她也就没法再提赶冷门离山的事了,夕州地处荒凉,曼柔其实也想让门下躲在消弭州享享福,以为是因我袒护她,才压下了喜春想驱逐他们这件事,自然也是欢喜无边,我这招左右逢源之术用的自己都觉得溜。

虽然已经是第二次走这条路了,但由于选在深夜潜入,受光线影响,我们的行进速度反而慢了许多,不过喜春和天池都有功法可助夜视,多用了一个时辰,我们还是顺利的来到了池水岸边。

香堂的巡山弟子每到入夜本就喜欢躲懒,如今香堂调来镇山貔貅看守,他们更是大胆起来,还没到换班时间便都跑的没了影。不过我们还是小心翼翼不敢弄出动静,害怕再惊动了貔貅,我总不能一见面就夸它生孩子没屁.眼,没完没了没新意,万一这回不好使就尴尬了。

顺利潜入池底,我抱着喜春,天池抱着我,喜春负责指路,我负责照明,行进速度竟比上次快了许多,一刻钟左右,我们便出了水面,来到了金光朦朦的花云洞中。

未等我做介绍,春冰儿和天池竟然同声惊呼:“竟然是你?”

诶呀我发保护牌显然不合理怎么忘了,早在张山做掌殿时便已收了冷门,春冰儿身为护法后来又当了掌殿,如何会不认得天池。

这岂不是要遭,万一两人隶属之心太重,可叫我怎么撮合,哎,第一次拉皮.条,吃了没经验的亏。

天池两步走到石壁之前,颤声道:“冰…掌殿大人,你不是被罚闭关,怎么会处于这般境地?”

春冰儿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喜春,对喜春道:“徒儿,你去巡查护法,一个时辰后回来。”

喜春不敢异议,应了一声便跳入水中。

喜春一离开,什么话就都可以敞开说了,春冰儿问我:“你为何会带他来这里?”

我直言道:“我知道你寂寞,这兄弟也是单身一人,我就合计着介绍你俩认识认识,看看能不能互相填补一下心灵上的空虚。”

“喜春可知此事?”

“我哪能跟她说这些,咱们在她面前还得保持良好形象呢。”

天池幽幽叹息:“世间又有多少人不是两幅脸孔呢。”

春冰儿柔声道:“天池哥哥,一别十年,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天池抚摸着石壁:“冰儿妹妹,我是在做梦吗?”

我凑上去:“不是做梦,你看看我,要是做梦你是不早就惊醒了,没想到你俩原来这么熟啊?”

二人竟没有理会我,天池泪流满面的抚摸着石壁:“冰儿妹妹,整整十年了,我做梦都想再见你一面,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你恨不恨我?”

春冰儿嘤嘤饮泣:“天池哥哥,你知道妹妹之所以委身张山,是受师门之命,也从来不稀罕什么掌殿之位,妹妹一心只盼与你私奔天涯,可你却顾念张山的恩情,不愿与21、威胁到美元全球结算货币地位的他挑明,更命我在他受险之时保护他,这才被张老狗抓住把柄,落得这般下场。你问我恨不恨,我怎能不恨,我恨你不敢向张山说出你对我的感情,我恨你为报恩情不惜永远的失去我,我恨你!可是…可是我更爱你……”

我浑身一哆嗦,除了肉麻之外,更是感叹这剧情神的反转,搞什么搞?这才几句话的功夫,剧情走向已经完全不在我掌控范围之内了。

天池嘴角颤抖:“张山对我冷门有大恩,我与你背地偷情已是内疚不已,怎能再做出如此不仁不义之事。冰儿妹妹,可是我错了,这十年中我无时无刻不在后悔,后悔没有与你成为一对受世人唾弃的奸夫淫妇,冰儿妹妹,你…还愿意给我一次机会吗?我保证,今生都不会背叛你。”

春冰儿凄凄一笑,轻轻摇头:“天池哥哥,我何尝不是每日梦中与你团聚亲昵,可如今妹妹被张殿心以四季囚仙之术困在这花云洞中,怕是今生都离不开这里了。”

天池用手敲打着石壁:“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延伸阅读:!一定有办法可以救你出去的!”

春冰儿垂泪道:“天池哥哥有所不知,回龙四殿分修春困、秋伐、夏遁、冬眠四大阵法,张殿心先以秋伐剑阵破了我的回龙真身,又以冬眠百世大阵逼出我的元神,然后用春困轮回阵断去了肉身与元神之间的因果,最后将肉身与元神分别以夏遁九渊阵困了起来,这十年我仅靠一身修为死撑元神不散,可元神离开了肉身怎能长存人间,最近我感大限将至,天池哥哥,临死之前能再见上你一面,妹妹死而无憾了。”

“冰儿妹妹,不要这么说,我好想念你的身体,想念你的热情,冰儿妹妹,我们一定有机会重聚欢好的。”

“哦,这倒是不耽误,我虽然出不去,但你可以进来,来!”

“啊!咦?我怎么进来了?”

“天池哥哥~~~”

“冰儿妹妹~~~”

“啊!哥哥,你…你的寒症痊愈了?可惜可惜……”

“什么可惜?”

“没什么……”

我大叫:“等会!我们能不能先谈正事儿?”

两个人在石壁中纠缠在一起,同声道:“我们都憋十年了,你就等会的吧。”

他俩真能编,一个回山之前跟神兽好个嗨皮,一个前几天刚夺走我精神上的初夜,还好意思说憋了十年。

既然商量不管用,我只能投其所好了。

我拿出九幽佩,逼出其中寒气注入石壁,寒气一与天池接触,天池全身立刻剧烈的颤抖起来。

“哦!天池哥哥你寒症又发作了?妹妹好喜欢。”

我立刻收了寒气,天池便也停了颤抖,二人同时看我,我举了举九幽佩:“你将新悟出的传功之法教给我,我就把这东西借给你们助兴。”

春冰儿咬牙想了想:“好!不过却不是借,你需以此佩来换!”

“成交。”

“拿来吧!”

九幽佩被春冰儿收了去,两人立时水乳.交融起来,为避声色,我转身背对石壁盘膝坐下,并暗运久不修习的阳春心经。

眼观鼻、鼻观嘴、嘴观心、心平气和~呵赤呵赤,哈赤哈赤。

“你俩能不能小点声!隔着墙都TM这么闹人!”

长春前列腺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上海包皮过长
兰州哪家治男科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