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代表原血神座第一卷永不言弃第九十四章决裂上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9-21

原血神座 第一卷 永不言弃 第九十四章 决裂(上)

兰芷最终还是招了,在那一阵乱棍中。

但是棍棒却没有因此停下,而是继续有力的落在对方身上。

苏沉不需要兰芷的供词。

他只需要一场鲜血淋漓的复仇。

棍棒敲打在兰芷的身上,每一棒都带出血花片片,带出血肉飞扬,带出哀号声声。

这还是钢岩有意识的控制了自己的力气。

主人说的是乱棍打死,那就绝对不能一棍打死!

钢岩认真的执行着苏沉的命令。

哀号声还在传来,苏沉却已没有了听下去的兴致。

他站起来,走出锦绣轩,沿着回廊一路漫行。负着手,低着头,就象在思考着什么,就这么一路走来。

一直来到兰芳轩的门口,苏沉停也不停一步跨入。

一名丫鬟看到苏沉进入,吓得脸色大变,向后退了几步,突然地转头飞奔。

苏沉没有拦她。

他只是一步步走着,走过回廊,穿过天井,进入大院,来到那片红墙白瓦之下的小屋中。

颜无双正坐在房间里。

她披着一件蓝色水貂皮的大衣,头上插着苏成安送她的玉凤簪,正对着镜子往额头上点朱砂。

在她的脚边,跪着的是刚刚跑走的那个丫鬟。

从镜子里看到苏沉走来,颜无双的脸色微僵了僵。

然后她就仿佛什么也不知道一般,继续将那一点朱砂落下。

放下朱砂笔,她才悠悠道:“你果然还是来了。”

“无双姑娘这是知道我要来,在等我吗?”苏沉微笑。

他没有叫四姨娘,因为明面上,颜无双已经不是什么四姨太,她只是一个丫鬟。当然,实际上,在这兰芳轩里,依旧张某仍拒绝配合是她最大。顶着丫鬟的名义,过着主子的生活。

只看这锦衣玉食的模样,就知道苏成安对她是真真不错的。

然而这一句无双姑娘,还是让颜无双的手狠狠攒了一下。

她玉面紧绷:“我在等的,是老爷。”

“老爷?”苏沉呆了呆,沉思了一下:“父亲这个时候通常还在处理铺子里的事,怎么会回来?是了,是有人通知他的。从我回来,接到消息,去看母亲,再到这里……”

他看向颜无双:“你果然有所准备,不过显然,动作还是慢了些。”

颜无双粉面苍白。

是的,她的确嘀咕了苏沉,没想到苏沉的动作这么快。苏成安还没回来,苏沉就已经来了。

他连仔细审兰芷的功夫都不用,三言两语就解决了问题,直奔此地!

他不需要证据!

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苏沉的果断果决还是打了颜无双一个措手不及。

她此刻所有的镇定,从容,皆是伪装。

从镜子里看苏沉,那一刻她的脸上终于不可掩饰的现出惶恐。

苏沉眉头微皱:“我本来以为你是没有想到那后果,所以才这么做的。但现在看来我猜错了,你对此已经有所预料。是啊,在经历过那么多事后,你怎么还会小看我呢?你应该已经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了。可既然这样,为什么你还敢挑衅我?还敢害我母亲?”

“为什么?”颜无双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苏沉:“当然是因为我恨你啊!如果不是你,我又怎么会从姨太太变成丫鬟?如果不是你,老爷又怎么会连续颜面折损,连继承权都因此受到威胁?如果不是你,我可能早已成为苏家的大主母,掌管这苏家的一切。可现在,却只能在老爷的一点庇护下,在这里苟延残喘!”

“你所指的苟延残喘,却不知是多少人羡慕的生活。在你这理,却原来如同地狱吗?”

“你懂什么?”颜无双叫了起来:“你觉得我现在的生活还算好?虽然不是姨太太,却依旧过着姨巴特勒重伤小牛或寻交易达拉斯卷入甜瓜争夺战太太的生活?可是这样的日子我能过多久?老爷现在对我好,不过是因为我现在还有点姿色,可总有一天,我也会年老色衰!到那时,没了名分,我是什么?”

苏沉明白了。

名分,是一个女人未来最大的保证。

即便没有了丈夫的爱宠,也依旧有着属于自己的位置,权力。

比如唐红蕊就是如此。

这也是为什么颜无双如此努力的想要替代唐红蕊的原因。

所以在别人看来,一个四姨太名位的缺失不算什么,但是在颜无双眼里,却是天大的事,关系到她以后的生活。

本来以为只要自己还受苏成安的爱宠,过个几年,自然还有机会回到位置上。

偏偏事情的发展却出乎预料。

年终大比,苏沉再度显威,苏成安却因此受责,连自身掌管的资产都开始缩水,连带着苏成安对颜无双也开始有了几分怨气,来她这里的次数明显减少。

颜无双终于慌了。

她开始意识到,事情未必如自己设想的那般顺利,糟糕的命运是有可能一路滑坡,越来越糟糕的。

她开始惶恐,开始害怕。

尤其是在不久前她听到一个传言后——有人说,苏成安又看中了一个新的女子,也许要不了多久,苏府就会多个五姨太了。

颜无双彻底绝望了。

她不知道这是真是假,但她已意识到自己的好日子或许不多了。

人在绝境时,要么迸发力量,突破自我,力争上进,要么就是破罐子破摔。

颜无双不是苏沉,所以当她意识到自己前景不妙时,她做了一个愚蠢的选择。

她把所有的恨都加诸在苏沉身上,认为这一切都是他带来的。

她要报复!

是的,她知道那可能会带来什么后果。苏沉不会坐视,兰芷未必能守口如瓶,她有很大可能说出自己,可她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做了。

不为别的,只为报复,铤而走险!

这就是女人。

说白了,她终究只是一个女人。

或许有几分小聪明,却缺乏大智慧,更不懂隐忍,抱着浓浓的侥幸心理。

唯有在看到苏沉出现的那一刻,内心中的侥幸被打破,颜无双终于开始后悔,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怎样愚蠢的事。

然而,一切都已太晚。

冷眼看着她,苏沉叹气:“颜无双,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这么做吗?”

颜无双身体僵硬着,面色僵硬着。

突然间,她大喊起来:“对,我还是会这么做?我为什么不这么做?是你们!是你们母子把我害成这样,让我失去一切。我为什么不报复?你亲生的爹不要你,你的三叔到对你那么好。这算哪门子道理?我看分明就是叔嫂私通!这不是谣言,是事实!”

啪!

苏沉一巴掌扇在颜无双脸上,打得她横飞出去。

走过去,捏住她的喉咙,苏沉语气低沉:“小人物的疯狂,今儿个我算是见识到了。果然就算是一条野狗,疯起来也能咬人啊!不过我不会杀你,既然你那么害怕失去我父亲的爱宠,那我就干脆帮你一把好了。”

他的手放在颜无双的脸上,指甲戳破她的皮肤,划了下去。

“不!”颜无双发出惊恐的尖叫。

苏沉的五根手指已在颜无双脸上留下五道恐怖伤痕,将她整张脸的皮肉都翻滚开来。

然后苏沉从身上取出一瓶药剂。

那是一瓶劣质的恢复药剂,使用后可以迅速复原伤口,不过有个小小的副作用,就是疤痕不易消失。

将药剂对准颜无双的脸。

“不,不!”颜无双惊恐大叫,只是在苏沉的有力掌握下,她哪里挣脱得出。

“住手!”一声大喊于此时传来。

抬头看去,一个人大踏步进入,正是苏成安。

“把人放下!”苏成安大叫。

“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吗?”苏沉侧头反问。

苏成安道:“事情经过我已经知道了,我会处理。”

“哦?那父亲打算怎么处理?”

苏成安看看颜无双,颜无双凄声喊了一句“老爷”。

没有别的呼唤,只有这一声老爷,却无疑戳中了苏成安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颜无双佷了解苏成安,她知道要怎么才能打动苏成安这样的人。

为什么苏成安不喜欢苏沉?不仅仅是因为他瞎了,不仅仅是因为他有了别的儿子,更因为苏沉不听话!

他的不听话,他的强硬,和他的眼瞎一样,都是让苏成安所不喜的,也是他放弃苏沉的重要原因。

当然,他不会认为苏沉的强硬是一种无奈,更不会认为是自己逼得苏沉不听话的。

他只会觉得苏沉挑衅了自己的威严,所以他恼怒苏沉。

一个没有前途的瞎儿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打自己的脸,他怎么可能接受?

颜无双了解这点,所以她不辩解,不申诉,只是深情款款,凄苦的看着苏成安。

那一刻苏成安看着颜无双,心中泛起的是颜无双曾经的温柔。

她俏丽的姿容,她尽心的侍奉,还有那善解人意的说话与行事……

尽管也恼恨颜无双的任性,闯出这样的祸事,但这一刻看着颜无双,他还是心软了。

他不能任由苏沉就这样毁掉颜无双。

清了清嗓子,他终是道:“这件事我自会重重罚她,你就不用管了。”

“罚?就是说不杀不逐?只是一个罚字了事?”苏沉死死盯着苏成安,甚至连瞎子都不装了,眼神中喷出熊熊怒火。

苏成安被他的眼神盯的不安,怒道:“我做事,还需要向你交代吗?立刻把药放下!否则……”

“否则什么?”

“否则……”苏成安滞了滞,终是道:“否则我就没你这个儿子!”

苏沉不说话了。

他看着苏成安。

良久。

他说:“好的,伯父。”

药剂泼下。



广东哪里有卖复方鳖甲软肝片
荆门最好的牛皮癬医院
两岁孩子拉肚子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