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巫师的旅途报复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巫师的旅途 074:报复

怎么会...

罗希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旁边的大脑袋同样脸色不是太好看,如同中了石化法术一般僵硬在那里。

进入这处漩涡之后,两人并没有按照预想之中的回到之前进来时候的那个大厅,更令他们无法接受的是,这里仍然是这座城堡中!

不同的只是地点换了一下,这时候他们所在的应该是城堡的宴会厅,中间有一个舞池,在左手边的位置还有一架钢琴。

“滴,哒哒,滴哒哒...”

正在这时,一阵轻盈的音乐声忽然响起,那架已经被厚厚灰尘所覆盖的钢琴自动演奏了起来,上面的琴键有节奏的按动下去,就好像有一位看不到的钢琴家在这里弹奏。

随着音乐的流转,好像有一阵若有若无的微风吹来,钢琴上、地板上的厚厚尘埃被这微风卷起。

它们并没有被卷出窗外,而是在这大厅之中幻化成一个个透明的人影,就好像是电影故事中描绘的幽灵。

“嘭!”

正在这时,嘭的一声,头顶插着千百只蜡烛的几个巨大水晶的同时燃起了火焰,昏暗的大厅一下子明亮了起来。

借着火光,罗希看清楚了眼前的这些人群,朴素的着装,不像是应该出现在这种场合的贵族,在舞池中翩翩起舞。

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灿烂的笑容,视线不时的扫过大厅的最北边,这时候眼神里总是充满了感激与尊敬。

在那里,一位银发苍苍的老者正坐在一张靠背椅上,旁边的长桌下有几个小孩子在爬来爬去,一会儿一名小孩端着一块奶油蛋糕送到老人的面前,老人接了过来,并和蔼可亲的摸了摸孩子的脸颊。

“该死的!!!”

大脑袋的声音忽然大了起来,他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气急败坏的嘶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穿过了人群,向传送漩涡所在的方向走去,看起来并不甘心。

罗希的视线在那老人的身上停顿了一下,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他感觉的出来,这位吃着孩子们送上来的奶油蛋糕的老人同样是一位巫师。

罗希追上了大脑袋,走不了多远后面又传来了一直轰隆隆的声音,那只长满触手的怪物又追了过来。

前面的一番逃跑两人几乎已经倾尽全力,这时候力气老早的下降,尽管已经竭尽所能的逃跑了,但速度比较起之前慢了不止一点。

但奇怪的是,身后那个怪物速度也跟着慢了下来,是因为之前的那些魔法轰炸起了效果?不,不是的。

罗希很快否决了这个念头,因为后面的怪物根本就毫发无损。

来不及细想,两人迅速穿过走廊来到了漩涡所在的阳台,刚刚走到这里,就看到在漩涡旁边一个角落的罗莎曼。

“罗莎曼?”罗希大感惊奇,这时他才注意到自打进入漩涡后,罗莎曼便不见了踪迹。

他不解的开口问道:“我分明记得我进去的时候有抓着你,怎么你没进去漩涡?”

“没...没有。”罗莎曼哆嗦的厉害,她眼泪珠子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我刚刚跟你进去你就消失不见了,我却跌了出来。”

顿了顿,罗莎曼带着哭腔的说道:“吓...吓死我了,巫师大人...刚刚那个怪物是什么啊?好可怕。”

罗希更是惊讶了:“你看到那东西了?它没有攻击你?”

“没...没有...”罗莎曼摇了摇头:“它只是在走廊那头远远地看了一眼,没有过来,就往宴会厅的方向去了。”

“真是只走运的蝼蚁!”旁边的大脑袋往地上啐了口吐沫,说罢头也不回的便再次走进了传送漩涡。

遗憾的是,再次踏进漩涡仍然是徒劳的举动。

这次两人来到了一间宽敞的礼堂,出现在罗希眼前的应该是一场追悼仪式。

在大厅的正前方摆着一口木棺,之前在舞会中所见到的那位老者躺在里面,双手交叠着放在胸前,在棺材的四周摆满了白色的鲜花,大厅里面挤满了人群,大家都穿着黑色的着装,女士带着黑色的点面纱,表情沉痛,悲伤的哭泣声响遍大厅的每一个角落。

值得罗希注意的是,那名老人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份微笑,满足的微笑,完全找不到死亡来临时候的恐惧。

“啊!!!~~~”

一声剧烈的嘶吼在罗希耳畔响起,大脑袋好像疯了一般,冲进了人群之中,残存的魔法力一股脑的全部使了出来,各种法术在大厅之中一通狂轰滥炸。

“韦斯特!!!韦斯特!!!”他眼睛发红,嘶吼着韦斯特的名字:“你这个疯子,为了一群低劣的蝼蚁...你竟敢...你明明已经死了!!!死了!!!死了!!!你已经在巫师的道路上失败了,给我滚开!滚开!”

大脑袋的法术对于眼前这些虚妄的景象手底下几个人卖命明显是无效的,除了在地板上轰开几个大洞外一无所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怒吼道

“很明显...”一个声音响起。

在大厅的一个昏暗的角落,一直不曾露面甚至罗希都挂职也担任的是比较高的职位怀疑已经挂了的的魔术师忽然走了出来。

他看起来毫发无损,表情也没有大脑袋这么疯狂,他平静的说道:“他在报复我们,嬉耍我们,就如同我们从前所做的。”

“这不可能!”大脑袋固执的摇了摇头:“他已经死了!死了!死了!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一个叫韦斯特的巫师,再没有一个叫韦斯特的个体!”

“我想我们低估了他守护这片土地的决心,我想他的灵魂仍然存在。”魔术师淡然的摇了摇头,接着转身向门外走去:“你还是出来看看吧。”

这座礼堂大厅似乎是位列于城堡的一座塔楼之中,其工艺复杂而且烦琐出来后便处在了一截城墙上面,站在这里,可以清晰地眺望到黎明镇的整个全景。

夜色笼罩下的黎明镇已经不如初来时那般平静。

在一队衣甲鲜明的骑士驱赶下,镇民们全部来到了街道上,每个人手里握着一根蜡烛,脸上写满了惊恐与不安,摇曳的火光在这黑幕下拉出一条长长的线。

长长的队伍一直行走到了镇子中央的广场上才停下,在这里有着三名全身覆盖在黑袍下的神秘人,而在他们旁边,正立着一根根巨大的柱子。

正在这时。

一位七八岁的小姑娘跌了一跤,应该是她父亲的一个男人脸色骤然大变,连忙冲了出来拾取地上的蜡烛,可为时已晚,地上有水渍,蜡烛刚一碰到地面便熄灭了。

一名黑袍人走了过来,女孩儿瑟瑟发抖的躲在男人身体后面,而男人则面色煞白的跪在地上对着黑袍人连连磕头,力气很大,罗希仿佛能听到脑袋撞击在石砖上响起的啪啪声,额头甚至已经出现了血迹。

黑袍人却仿佛完全没看到,只是抬起了宽大的袍子,扔出去一把匕首,袖口里出来了一根修长的手指,指了指匕首,又指了指女孩的心脏。

正在磕头的男人浑身一僵,接着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默默的捡起了地上的匕首。

他转过身,俯下身子,紧紧抱住了身后的女儿,接着嘴唇轻轻蠕动了一下,罗希听不清说了什么,但从他的口型依稀判断出是——

快跑!

话毕,男人豁然转身,握着匕首便如同一只猛虎一般冲着那个黑袍人扑了过去。

黑袍下伸出来了一只纤细而又白皙的手臂,五指微微一张,便从指尖伸出了五条布满荆棘的细长藤条,一下子缠住了近在咫尺的男人,紧接着

“轰!”

一声巨响,毫无征兆的一股火焰冲天而起。

巨大的火柱照亮了这漆黑的夜色,同时也照亮了近在咫尺黑袍人那一脸戏谑的脸,而到了这里,罗希身子却微微一震。

这是因为他看到的三个黑袍人,分明是:伊丽莎白、大脑袋、魔术师!

莱芜看白癜风去哪里
气阴两虚会心慌气短吗伴随开放而来的
一岁宝宝受凉了怎么办